小说:你知道阴水蝼蚼长什么样子么?

2020-04-25 22:49:02标签:阴水,小说,样子来源:无忧网

小说:你知道阴水蝼蚼长什么样子么?

“这两尊石像重量够不够?别一会被拽倒了。”李子树担心的说。

“没事,它们地基很深,已经被固定在地上了。”李山河喘着粗气往回走着说。

李子树仔细看了下那麒麟石像底座,才发现那底座是深深的嵌在地面下的,下半部分好像很深,完全看不到根部。

“这两尊石像本来应该就是为了固定这石门打开时用的,根部至少十几米深,完全能经受住这两扇石门的重量。”李山河走过来,指着麒麟底座说。

“大家小心点,一起进去看看!”张虎威边说,边朝石门走了过去。

几个人跟在张虎威身后走进了石门。只见不远处一道巨大的水墙立在他们面前,完全遮住了前去的路,在手电灯光的照耀下,那水流不停地反射着斑斑点点的细碎光斑,像是一匹镶着无数碎花的漂亮绸缎。

张月鹿走上前去,忽然发现在水墙的前面底部有个很深的大坑,一直向下延伸下去,黑洞洞的深不见底,从上面落下来的那些水全部都流到了大坑里消失不见了。

“这房子下面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水,是从哪里流进来的?”张月鹿抬头看着头顶流下来的水流奇怪地问。

“应该是从旅店岸旁边的护城河里引过来的。”张虎威说。

“它是干什么用的?”猴子不禁问道。

“可能是防虫害的,用向下极速流动的水,能将试图闯进去的昆虫什么的都带走。”李山河说。

“这水流到哪里去?”猴子接着问。

“不知道。”张虎威站在了那个大坑前面看着黑漆漆的下面说,“可能流到地下的暗河里,这城市地下泉水纵横密布,随便一处地方都可能是条暗河。”

“这水墙后面有什么东西?挡着这么宽的个大水坑我们怎么过去?”张月鹿愁眉苦脸的说。

“可以试试跳过去,但是不知道这坑有多宽,这深不见底的样子,如果跳不过去跌落下去,可就死无葬身之地了。”李山河绷着脸说。

李山河话音未落,张月鹿忽然听见一阵细碎的声音从旁边黑暗中传来。

“什么声音?”张月鹿指着旁边的黑暗处说。

几个人都摒住了呼吸仔细听着,只听见旁边黑暗处响起一阵阵轻微的响动声,那声音极为轻细,像是桑蚕在桑叶上沙沙的爬行声。

“大家小心!”李山河张开双臂,让大家向后退了几步。

张虎威打着手电朝黑暗中照了过去,可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,但是那沙沙的爬行声还是在不停的响着,并且声音似乎越来越大。

“什么东西?”张虎威说着,向声音传来的位置走了几步,想看个清楚。

可张虎威还是没有看出什么蹊跷来,他一步步走到了墙根处,忽然停了下来。

“大家向后退!”张虎威急忙向后退去。

“怎么了?什么都没有看见啊?”猴子奇怪地问。

那个墙角处确实什么都没有。

“看墙缝里!”张虎威紧张地说。

几个人朝墙缝仔细看去,可离得有些远,还是什么都看不出来!

“我看见了!全是虫牙!”忽然李子树大声喊道。

在他这提示下,几个人才终于发现了墙缝里的异常。只见一条条墙缝里正外露着一行行的黑色虫牙尖,如果不注意的话,还以为那些是墙缝里生出来的苔藓。

“那些是什么东西?”张月鹿惊呼道。

“不知道,小心为妙!”李山河说。

在几只手电的照射下,那些墙缝里的尖牙忽然涌动了起来,一排排不停地向外涌动着,很快便露出了一个个的长着尖牙的黑头。

“怎么办?抓紧出去还是待在这?”张月鹿颤抖着声音说。

“你怎么这么胆小?”李子树嘲笑了张月鹿一句。

墙缝中隐藏的东西慢慢全都露出了身子,密密麻麻地布满了整面墙壁,开始向着灯光这边涌动过来。

李子树走上前去,仔细看那些小虫子,发现它们一个个长着尖尖的发亮的黑色硬壳脑袋,脑袋下伸着两只带锯齿的大钳子,下面四只腿,黑色的肚子鼓鼓的,拖着两根长尾尖。背上长着一对折叠的带纹路的翅膀,翅膀的末端巴长长的,看起来有些奇怪又有些眼熟。

“这是些什么虫子?”张月鹿远远的一时没有辨认出那些虫子。

“这不就是一群蝼蛄么!”在一旁的猴子忽然说道。

张月鹿再仔细看过去,那确实是一只只蝼蛄。个头都不大,但是数量太庞大了,密密麻麻的数也数不清。

“蝼蛄不是呆土里么,怎么跑这地下来了?”张月鹿转头问猴子。

“这是水蝼蛄,平常喜欢呆地下潮湿的地方,但没想到这里居然这么多!”李子树说道。

李子树刚说完,只见那些水蝼蛄忽然呼啦啦潮水一般向几个人涌过来。

“它们怎么朝这边来了,想干什么?”张月鹿大呼道。

“我们手里有手电,水蝼蛄喜光,看着这边亮就过来了。”李子树说。

“都把手电关上。”张虎威说。

几个人都关上了手里的手电,那千万水蝼蛄爬行的声音顿时停止了。

这招还真管用,不过却并没什么效果,因为如果没有光线的话,几个人完全没法行动。

“用火将它们赶走!”李山河说道。

“等等。”张月鹿忽然插了一句。

“怎么了?”张虎威奇怪地问。

“他的血是至阳碧血,能退这虫子!”张月鹿忽然打开了手电,照着猴子说,“我们在山里遇见过无数的鬼螳螂,结果他一滴血就将那些鬼螳螂吓跑了。”

远处的水蝼蛄见到灯光立即又朝这边涌了过来。

“可以再试试。”张虎威说。

“我可不愿意再流血了!”猴子不情愿地说。

“没事,一滴就行!”张月鹿说。

猴子有些犹豫,张月鹿一把抓过了他的手,从兜里掏出个小刀,一下挑破了猴子的食指尖,用力一挤,一股鲜血顿时流了出来。

“唉吆,我草,疼!”猴子喊道。

“别逼逼了,抓紧的!”张月鹿抓着猴子急忙跑向了那一大片水蝼蛄。

Copyright © 2015 https://www.5uauto.com.cn

郑重声明:如果在线电子杂志或内容已经涉及到您的版权,请速与本站管理员联系,本站承诺在24小时之内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