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会背负给日本妈妈的「责任」是如此重大!原来他们是这样养小孩的......文化背后的真相!│二鱼文化

2021-07-17 16:18:30标签:,,,,,,,二鱼,文化来源:无忧网

妈妈

日本的夏季是充满祭典的季节,因为如此,村上春树说自己很喜欢夏天,觉得是个有活力并且开心的时光。但这年日本的夏天有悲伤的基调,因为震灾与核灾的关系,关东、东北的人们不仅没有心情、也不敢去有辐射污染的海边,夏季花火大幅取消,东北夏日祭典等不到观光客,虽然仍勉强维持住一些夏日「仪式」,但大家心里都明白这不是「真正的夏天」。

凝聚社区意识的「夏祭り」就是必须维持住的活动,一定要经过大大小小属于「园游会/游艺会」式的「夏祭り」,宣告夏季的来临才行。这些社区或大小学校的活动,都必须靠家庭的支持「协力」完成,像社区活动的摆摊、表演、布置等等,无一不是自发性的支持,说是自发性,当然有种不容间断的凝聚与互助意义,像商店街的组织通常就很坚固。

参与这种活动最累的其实就是主妇们,男人一旦有社区参与的热忱(或兴趣),准备餐食、张罗孩子表演的衣物、以及大大小小的琐事就落在主妇身上。所谓主妇未必是没有工作的妇女,但以日本社会对主妇的价值期待,「主妇的工作」永远凌驾其他「不重要」的身分之上。

如果是乐在其中的妇女当然无所谓,但是不是乐在其中,「蜡烛两头烧」的妇女也不会跟其他人透露,这一方面违反日本社会价值,一方面也会被认为这是身为「女强人」自己必须去解决的问题,「失职主妇」不会获得「同情」。

社区参与还说有选择性,但学校的活动就完全无法「自由」,我的东京朋友身为大学教授,为期末事务忙得焦头烂额,却接到孩子保育园来的通知,说七月某周末要举办每年例行的「夏祭り」,孩子们要跳民俗舞,虽然知道妈妈们都很很忙,但也请协力帮孩子缝制舞衣。所谓舞衣就是小男孩跳日本民俗舞那种深蓝色简单浴衣,说是简单,但剪裁、缝制,领口胸襟的对称与衬里,都需要费时费工。而且没做过衣服的人,看那一张专业的「和裁」图示根本就像天书!

「居然附了一张裁作图示?」我有点惊讶。难道是建立在女性(妈妈)都必须会手作的前提上?

「这个要求的确是建立在这前提上的。」对方说。

意即这是身为主妇应该有的能力,无论如何都「请协力」完成。这个协力当然关系着自己以及孩子的颜面,不然上场那天没衣服穿,或因为没衣服穿而无法上场,让孩子当场心灵受创,就是失职妈妈的最好注脚。

「你看看,这不是找麻烦?明明知道职业妇女忙到翻,还是要妈妈们协力。」

「这种衣服不能用买的?」我很疑惑。

「当然可以,而且还便宜得要命!但保育园觉得妈妈有参与的责任,不能认为孩子送到保育园就算了。但妈妈就是因为没办法才会送孩子去保育园哪!」

「那怎么办?」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「有些妈妈就咬牙花一星期做到三更半夜。但像我这种忙到不行的怎么可能,也不想做。这是整人嘛。」

「有代做的地方吗?」

「有啊,可是非常的贵!好像要惩罚这些不会女工的妈妈一样,代做费用大概可以买全新的衣服十件。而且时间还要提早预约。」

朋友最后把「那块布以及制作图」一起寄给了家乡的日本婆婆请她帮忙,并且交代孩子就跟老师同学说是奶奶做的没关系,她不想孩子过虚伪的人生。「反我就是这样的妈妈,会不会做衣服跟失职根本无关。」她说。

因为某些元素,台湾有些女性也许对日本主妇生活充满戏剧般的憧憬,但以多半具备自主意识的台湾女性来说,进入日本家庭,如果不是天生就对「主妇」一职充满渴望,并且愿意成为「依附性」的存在,那些快乐做爱妻便当、爱儿便当的生活背后,不可能毫无内在的冲突。日本社会对于「主妇制」的依赖,尽管因为经济环境的改变,时至今日也有「杂音」,但是这长久以来的「分工」维系了这个社会的稳定,似乎还是获得了绝大多数男女的认同。

这使我想起夏天的台风假。

气象预测强台即将横扫东京的时候,我问东京朋友:「什么时候会宣布要停课停班?」

「不一定。」

「那停班停课的标准是什么?」

「就是看各单位的判断吧。」

「咦,没有类似台湾『人事行政局』之类的统一宣布吗?」我问。

「没有。」

原来日本没有「台风假」。没有那种「统一宣布」的台风假。

各个学校依照自己的情况,认为会危害学生安全了,就通知停课。各机关单位也一样,所以有可能这家银行放假了,那家还照常营业。

像这种「放假大乱」的情形,在台湾应该会被骂翻,或者立刻灌爆政治人物网站吧。关键民怨来自少子化社会、「生育为大」的父母心声:孩子停课,我们却要上班,那可怎么办?政府有体谅吗?

同样少子化的日本社会,并没有因此想减轻父母「重担」的意思。孩子停课大人要上班的状况似乎常常有,所以父母双方一定要有人请假带小孩。不只如此,如果孩子在学校发烧了,绝对要请父母带回家,不可能让孩子留在学校传染别人。学校有活动,也没有什么「统一订外卖」这种事,午餐一定要家长帮孩子准备便当。因为这些本来就是「父母的责任」。

日本近年景气不佳,上班族苦哈哈,双薪家庭不少,养育孩子也很辛苦。但社会上对于「父母的责任」丝毫没有松绑的意思。只是,可以理直气壮大声说「我要上班」、取得「社会正义」的一方还是男性(爸爸),女性(妈妈)不将工作放下来带小孩就得不到同情。这也是女性在职场上的困境。

比起日本,台湾环境对于小孩还算是「友善」的,小孩在公共场合(甚或高级餐厅)大吵大闹,几乎都被能容忍;台风假只停课不停班招惹民怨,大家也都觉得有理。

那天在日本的大学校园里,有位推着娃娃车的妈妈被下课时学生飞驰的单车撞了,娃娃车也倾倒。妈妈扶起娃娃车后立刻跟学生说「对不起」,因为上课时间的校园本来就不属于民众,让孩子陷入「险境」,又造成学生困扰,是妈妈自己的责任。

尽管如此,日本的生育率还是稍稍高于台湾。

本文摘自二鱼文化《东京暂停》

 【更多精采内容请上《二鱼文化》网站;《二鱼文化》官方粉丝团】

Copyright © 2015 https://www.5uauto.com.cn

郑重声明:如果在线电子杂志或内容已经涉及到您的版权,请速与本站管理员联系,本站承诺在24小时之内删除。